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众城案例 > 民事案例
  栏目导航
民事案例
顾春云代理案件
分类:[民事案例]  来源:  阅读:次  时间:2009-4-2 16:20:06

 2007年7月6日21时27分许,作为XX口腔医院院长的本案被告人郑某某醉酒驾驶川AV9766号奥迪轿车,行至一河堤处时,由于操作不当,将车驶至道路左侧,与在左侧人行道散步的行人陈某某、胥某某相撞,造成陈、胥受伤,经急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严重后果。

同日晚11时许,交警队警官范某,将涉嫌交通肇事的被告人郑某某依法带至医院抽取血样拟作酒精浓度检测时,被告人郑某某因拒绝抽血,对警官范某拳打脚踢,致范某手、脚及面部受伤,经鉴定,范某所受之伤系轻微伤。
经交警队责任认定,被告人郑某某应承担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
案发后,被告人郑某某向被害人亲属作了经济赔偿。
 
 
   
 
 
 
 
 
本案被告人及辩护人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百七十七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一)死亡二人以上或者重伤五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于法而言,被告人郑某某仅就交通肇事一项罪名就应处三至七年的刑期,更何况本案被告人要数罪并罚?但若对被告人适用监禁刑,不但被害人得不到赔偿,还可能导致被告人家庭的破裂、导致医院的倒闭、失业人员的骤增…加之被告人郑某某身患疾病随时都有可能导致其出现生命危险等等出现诸多不和谐因素。而在事发后,被告人郑某某悔罪态度很好,其每月仅3000元的工资收入,为安慰好悲痛的死者家属,宁愿终生负债,四处奔波后终于借得了100万元,向受害人及死者家属作出超额赔偿,最终对郑某某赐予宽恕。辩护人提出对郑某某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最终被法院采信,从该案中本辩护人总结到律师要办好案件,除了要熟悉法律,还要了解政策,读透政策,正确的适用政策!
   
 
 
 
XX市XX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X)XX刑初字第XX号
……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某某的驾驶车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致被害人陈某某、胥某某二人死亡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郑某某在被公安民警带至医院抽取血样检验时,以暴力方法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又构成妨害公务罪,均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郑某某犯罪后能认罪,且积极赔偿了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使被害人及其家属得到了安慰,得到了死者家属及被害人的谅解,具有悔罪表现,对被告人郑某某适用缓刑亦不会再危害社会,故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成立,应采纳。为维护公共安全和国家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打击刑事犯罪,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和被告人的认罪态度等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郑某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
                                                 审  判  长  陈  X
人民陪审员  张XX
人民陪审员  顾XX
二00七年X月X日
书  记 员   曹  X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郑某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参加今天的庭审活动。通过庭审查明的事实,本辩护人对公诉人指控其构成交通肇事罪和妨害公务罪不持异议,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立足构建和谐社会、贯彻新形势下“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恳请法庭对郑某某适用缓刑,其理由如下:
一、从本案发生的起因来认识郑某某的主观恶性
2007年7月6日下午,郑某某完成两例手术正准备下班时,接到来自成都的商务电话,此时除医院的某副院长外,其余的工作人员都已下班,于是郑某某就与该副院长一起接待外地客人,洽谈业务。为尽地主之谊,表达对客人的真诚,郑某某不得已饮了些酒。事后其本人并未主动开车,是成都的客人找不到路后,郑某某才开车带路。到达医院时,其本人已是深度醉酒,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此时他的意识及思维处在不太清醒的状态,出于医生的本能担心被感染病毒而拒绝抽血也无可厚非,也因此误伤到交警。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们的交警及在场的医生、护士、保安、围观的群众有十来人,为什么都袖手旁观不制止一个身高1.65米切深度醉酒的人呢?如果当时在场的人多一些关爱,将其阻止,今天被告席上的郑某某也会少一些负罪感。从这,可以证明被告本身的主观恶性是较小的。
二、被告为了得到被害人的谅解,情愿终生负债,积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之规定,被告人具有酌定的从轻情节。
庭审过程中,被告人出具的付款凭据证明被告人对被害人所作的赔偿额为100万元,远远高出法定赔偿金额。而这些钱均来自借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告人已经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日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刑事审判工作的决定》亦强调被告人积极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要考虑从宽处罚。
三、对郑某某适用缓刑,有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贯彻落实。
(一)和谐是当今社会的主要命题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放到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并列的突出位置,号召全党不断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的能力,这是一个具有时代性、战略性的重大决策。那么,什么是和谐?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和谐是配合适当、匀称”;从哲学上讲“和谐是社会倡导诚信友爱、安全有序,以人为本”。周永康讲话亦强调从源头减少矛盾、减少社会对抗;最高院前院长肖杨也提出“司法和谐”理念,认为应追求司法的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
(二)“宽严相济”是适应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刑事政策
2005年12月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政法委书记罗干提出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2006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在工作报告中也相继表态,要在各自的工作中充分贯彻这一刑事政策。刑法学专家陈兴良教授认为“宽严相济”立足于宽,即宽大、宽缓、宽容,该轻而轻、该重而轻,具体表明为非犯罪化和非监禁化。充分运用刑事手段,化解社会矛盾,疏通社会怨愤,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不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增加社会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防止社会对立、最大限度地缓解社会冲突。
(三)对郑某某亦适用“宽”的刑事政策,更有利于社会和谐。
1、郑某某是国家在教育资源匮乏的时代背景下,极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口腔颌面外科专家。他拥有丰硕的学术成果、精湛的医术和丰富的临床经验。目前,他身担多个重要社会职务,正是为社会奉献的大好时光。通过他情愿终生负债亦愿满足死者家属愿望的行为也可看出,他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将其置于炽爱的工作岗位为社会奉献的社会效果远远好过将他监禁于高墙之内。
2、郑某某是2001年市政府为发展本市医疗事业而被引资入驻,并成立了某某口腔医院。该院经6年的发展,已初具规模,解决了百名员工的就业。该医院亦成为医、教、研、防的基地,成为对外进行学术交流的平台。但医院经营积累的资金全部用于了购买设备,办公用房仍是租赁而来,流动资金亦源于银行贷款,目前尚有100万元的贷款需要偿还、数拾万元的房屋租赁费需要支付,职工心存失业的担忧。没有郑某某,医院生存都困难,谈何发展?果真如此,不仅苦了广大的口腔病患者,亦严重影响了医疗事业的发展。
3、社会亦呼吁对郑某某从“宽”处理。
某某口腔医院职工的请愿书、省口腔医院的请愿书、受害人(死者家属)及交警范强的请愿书,反映了社会各个阶层对本案的关注、期待与呼声,整个社会都对郑某某的一时之错扼腕叹惜。但立足构建和谐社会,为了减少此次事故对社会的伤害,使这个社会少一个破裂的家庭、少一位望眼欲穿盼见黑发人的白发人、少一名失学的孩子、少一个痛苦的口腔患者…他们接受了郑某某的忏悔并赐予了他宽恕,为构建和谐社会谱写了动人篇章。
4、郑某某身患严重疾病,不宜适用监禁刑。
庭审查明,因为潜心工作、致力于医学研究,已使郑某某失去了健康。自2003年至今,身患冠状动脉硬化及高血压等严重疾病。这些病随时都有可能夺走他的生命。人人都感叹生命的短暂,为何不让短暂的生命因投入到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而显得更有意义呢?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在我第一次会见郑某某时,他就当着我及侦查人员的面为自己的错流下悔恨的泪水。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见他的确是痛心疾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接受他的忏悔、宽恕他吧!相信他会因此而感激这个社会,怀揣一颗感恩的心回报社会。人人如此,这就是一个和谐的社会!
 
                                     辩护人: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
                                     顾春云律师
 

值班律师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值班律师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