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众城文化 > 众城文摘 > 原创
  栏目导航
原创
舆论不能绑架法律 —— “昆山反杀案”不属于特殊防卫
分类:[原创]  来源:  阅读:次  时间:2018-8-31 15:04:37

 

  

  2018年8月27日晚上,在昆山市顺帆路与震川路路口发生的血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专家学者纷纷表态,法律实务工作者也各抒己见,众多法律界的人士为此吵翻了天。

 

  根据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和相关情况介绍,案件发生的经过大致如下:2018年8月27日21点,在昆山市顺帆路与震川路路口,乘坐一辆宝马车的刘某等人与骑自行车的男子发生纠纷。宝马车先后有包括刘某在内的三个人下车与骑车男于某对话。之后,包括刘某在内的宝马车上下来的男子对于某进行拉扯推搡、殴打。再后来,刘某突然返回宝马车,拿出一把砍刀,朝着于某连挥数刀。在此期间,刘某所持砍刀不慎跌落地面,刀被于某抢到。在抢刀过程中,于某朝刘某连刺两刀致使刘某倒地。在刘某起身过程中,于某朝刘某回砍三刀。在刘某起身离开后,于某又从身后追砍两刀。最终,刘某某在冲突中被砍身亡。事发后,当地警方已介入此案。

 

人在江湖漂,

哪能不挨刀?

 

昆山

 

  于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是否构成特殊防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在德国,“一位房屋的所有人可以用刀刺死一名晚上闯入自己住宅的喝醉的男人。”《汉律》规定:“无故入人室宅庐舍,上人车船,牵引欲犯法者,其时格杀之,无罪。”《唐律•贼盗》亦有“诸夜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的规定。对于刘某行为的性质,应当根据我国现行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制度进行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由此可见,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是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不存在不法侵害或者不法侵害已经结束,均不构成正当防卫。

 

 

  本案中,刘某等人对于某进行推搡、殴打,且刘某拿着一把砍刀,朝于某连挥数刀。可见,不法侵害客观存在,且正在发生,于某存在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由于于某的生命危险性未消除,加之在情急之下于某无法判断刘某的具体情况,抢刀过程中的两刀以及刘某起身过程中三刀应当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

 

  对于刘某起身离开后于某从身后追砍两刀的性质,争议很大。有人认为属于正当防卫,有人认为应当适用特殊防卫条款。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有句名言:“面对一把举起的刀,不可能要求一个人进行冷静的思考。”认为于某最后两刀属于正当防卫或适用特殊防卫观点的核心意见也是:在当时的紧急情况下,于某无法判断危险是否已经消除,无法确定防卫的限度。


 

  本律师认为,于某砍刘某最后两刀之前,刘某当时已经连中五刀,且已经在逃离,背向于某,不法侵害已经完结,当时已经不存在不法侵害,不存在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防卫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且不适用特殊防卫条款。

  

  观点谁对谁错先且不论。但是,案发后,在公安机关未出具任何处理意见的前提下,网络上就出现大量的关于于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是否构成特殊防卫的大讨论,并且出现大量的刘某之前违法犯罪的文书、文件资料(黑历史),这是及其不正常,不正确的。这不仅可能影响公安等司法机关办案人员的判断,给办案人员造成舆论压力,甚至可能影响证人及相关人员的陈述。

 

   “真正的实质正义如何,必须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公正的审判在法庭而不在网络,正义不能成了舆论任意打份的小姑娘。“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

 

  其实,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即刘某死亡的真正原因。如果刘某的死亡是因为于某前面五刀所致,那么最后两刀与死亡结果之间就没有因果关系,最后两刀的行为性质就不那么重要了。

 

 

 

值班律师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值班律师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