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众城文化 > 众城文摘 > 原创
  栏目导航
原创
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超过申请执行期限的权利救济
分类:[原创]  来源:刘昕 律师  阅读:次  时间:2017-9-8 16:51:35

 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超过申请执行期限的权利救济

     案例简介:

A银行2000313日与B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A银行给B公司借款人民币50万元,借款期间为1年,协议还约定借款利率等。合同第七条约定:“本合同履行中发生争议,可由双方协商解决;若通过诉讼解决的,由贷款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第十条约定:“如借款人不按期还款,愿接受法院强制执行。”该《借款合同》在甲公证处办理了强制执行效力公证,甲公证处出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载明:“本公证书具有强制执行的效力。”A银行按约发放贷款后B公司未归还本金及利息。A银行20081015日、2015124日向B公司发出《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载明:“债务已经逾期,你(单位)已经构成违约,请立即履行还款义务。”B公司均签章确认收到《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

201691日,A银行将该债权转让给C资产管理公司并依法公告催收。201783日,C资产管理公司将该债权转让给D公司并依法公告催收。现D公司拟通过司法程序主张该债权。

问题:D公司能否就本案债权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笔者认为,本案关键在于《借款合同》系经过公证具备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但合同中约定了通过诉讼解决争议的管辖约定,在超过了执行期限的情况下,债权人能否依法提起诉讼进行权利救济?

一、本案《借款合同》系经过公证具备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七条:“对经公证的以给付为内容并载明债务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承诺的债权文书,债务人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适当的,债权人可以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之规定,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1],是指以给付为内容并载明债务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承诺的,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债务人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适当的,债权人可以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本案《借款合同》内容为金钱给付,债务人B公司明确表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且经过甲公证处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属于具备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

二、《借款合同》中同时具备强制执行承诺、争议诉讼管辖约定,债权人有权就本案借款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笔者认为,本案《借款合同》实际赋予债权人即可以直接依法申请强制性执行,亦可以通过诉讼实现债权的双重保障权利,故债权人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理由如下:

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四条:“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的,债权人可以向原公证机关申请执行证书。”第七条:“债权人凭原公证书及执行证书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之规定,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的,债权人应依法向公证机关申请执行证书并凭原公证书和执行证书申请执行。而根据《公证程序规则》第五十五条:“执行证书应当在法律规定的执行期限内出具。”之规定,执行证书必须在现行规定的两年执行期限内出具。而本案执行期限早已超过(本案借款期间自2001313日届满,执行期限应于2003313日届满,现有资料并没有A银行在此期间向B公司催收债务的证据),故本案不具备申请执行证书的条件。而在公证机关出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的阶段,该公证书仅载明了双方办理了强制执行类公证,公证书中并没有确定的可执行标的,尚未达到需执行的阶段,公证书不具有确定的执行力。而在公证机关依债权人请求出具执行证书的阶段,公证机关根据债务人没有依约履行或完全履行债务的情况,会在执行证书中载明了债务的履行情况、需执行的标的、金额等内容,执行证书此时具有执行确定性,具有完全的执行力,债权人可凭此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证书出具前、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出具后的这一阶段内,债务人与债权人就双方订立的债权文书有争议的,因这种争议并不涉及债务人的不履行导致需强制执行的问题,故任何一方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其次,本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在2008128日发布《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该批复指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四条(新民诉法第二百三十八条)和公证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经公证的以给付为内容并载明债务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承诺的债权文书依法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人或者债务人对该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人民法院裁定不予执行的,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就争议内容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而当事人约定债务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承诺是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的重要来源,而该特殊保障当事人亦可予以变更或放弃,甚至是同时约定诉讼方式解决争议。因此,法律并不禁止当事人在具备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的情况下,通过变更或其他方式放弃直接强制执行而保留诉讼的权利,此观点在最高人民法院李杰与辽宁金鹏房屋开发有限公司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案判决书【(2014)民二终字第199号】中亦得到体现。该判决载明:“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的重要来源,当事人可以通过合意的方式约定直接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法律亦不禁止当事人变更直接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放弃对债权的特殊保障。金鹏公司主张申请强制执行是法定前置程序而不考虑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没有法律依据。本案中,虽然涉案债权存在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但双方当事人后对部分利息又约定可以采取诉讼方式解决纠纷,是通过合意的方式变更了可以直接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故一审法院对该部分内容进行审理并无不当。”因此,本案债权人在保留了诉讼解决本案争议权利的前提下,当然有权对本案借款依法提起诉讼。

三、D公司作为案涉债权的合法受让人,有权直接以自己名义提起诉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第八十一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国有银行债权后,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债权人履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通知义务。”之规定,201691日,A银行将该债权转让给C资产管理公司并依法公告;201783日,C资产管理公司将该债权转让给D公司并依法公告。D公司已合法受让案涉债权,故D公司有权直接以自己名义依法提起诉讼。

结语:现行法律并未禁止当事人在以给付为内容的协议中同时约定强制执行承诺、争议诉讼解决,该双重保障约定即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规定,也是民事法律体系“意思自治原则”的体现,合法有效。因此,本案债权人在超过执行期限后仍然有权依据其保留的“诉讼解决争议”权利,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值班律师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值班律师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