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众城文化 > 众城文摘 > 原创
  栏目导航
原创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下刑事辩护新思路
分类:[原创]  来源:  阅读:次  时间:2016-11-17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下刑事辩护新思路

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 王涛 13795778161
    内容摘要:面对“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辩护人应当从庭前证据审查和庭上举证辩论两个方面寻找辩护工作的切入点。本文从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的角度切入,分析新趋势新变化,提出刑事辩护的新思路。
关键词:侦查阶段 审查起诉阶段 审判阶段 辩护
一、“以审判为中心”的含义 
2014 年 10 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次改革部署的关键词是“以审判为中心”。
“以审判为中心”实际上是对“侦查中心主义”的制度反转,即实行“审判中心主义”。笔者以为,应结合刑事诉讼的本质与中心问题,来理解“以审判为中心”的具体含义。刑事诉讼的本质,是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代表国家追诉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并由审判机关最终中立裁决。“刑事诉讼的中心问题是解决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1]刑事诉讼包括侦查、起诉和审判活动,而被告人是否有罪并承担刑事责任,只能通过审判机关的审判活动最终得以决定,侦查、起诉活动对确定被告人的罪责仅具有初步意义[2]。因此,“以审判为中心”就是指审判是刑事诉讼的中心,审前程序中的一切刑事诉讼活动都围绕审判活动展开,刑事诉讼通过审判活动最终确定被告人的罪责。
二、以审判为中心的内涵
“以审判为中心”的内涵应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侦查、起诉“以庭审为标准”,实现控诉标准的庭审化。
《决定》要求,“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所谓“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实际上是经得起审判的检验。“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发挥审判在证据采信、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上的决定性作用,审判决定着被告人的命运。因此,审前的刑事诉讼活动要以司法审判标准为中心,从刑事诉讼的源头开始,侦查机关应按照能够经得起控辩双方质证、辩论,经得起审判特别是庭审标准的检验进行调查取证。审查起诉阶段,公诉机关应按照庭审标准审查、采用证据并组织控诉活动,确保公诉事实和采用的证据能够经得起质证、辩论并得到法庭的最终认可[3]
二是审判“以庭审为中心”,实现庭审的实质化。
审判是刑事诉讼的中心,而庭审又是审判的中心。《决定》要求,“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刑事诉讼的控辩双方“有证举在法庭,有理辩在法庭,证据认定在法庭”[4]。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法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和证据的采信,必须依赖于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对所收集证据的充分举证和质证、对案件事实和定性的充分辩论。法官不能仅仅依靠侦诉机关收集并移送的案卷材料,形成预断和先见,而是要避免庭审沦为走过场,保证庭审的实质化——即确保由符合刑事正义的刑事审判过程来决定整个案件的结果。这也就意味着侦查活动的终结并不代表结局已定,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和公诉机关起诉的事实,必须在法庭上经过质证和辩论,并经法庭最终裁决。
综上,“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实际上是对侦查、起诉和审判三者在刑事诉讼中关系的调整。
三、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下各阶段刑事辩护新思路
从侦查阶段来看,以审判为中心意味着凡是据以定罪的证据一定要经过法庭的认证,这是与我们传统证据法规则相关的,任何证据未经法庭质证不得作为定罪的根据。立案侦查是整个刑事诉讼活动的起点,侦查阶段是最容易和最集中发生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的办案阶段。刑讯逼供、随意采取强制措施、随意查封扣押冻结——这些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直接影响到证据的合法性。一旦检察监督不及时、不到位,绝大多数的案件瑕疵和缺陷就要延续到审查起诉乃至审判阶段,故律师在立案侦查阶段对刑讯逼供、随意采取强制措施、随意查封扣押冻结等违法行为的监督能很好的督促侦查机关对“入罪”与“出罪”的控制。
从审查起诉阶段来看,目前在审查起诉阶段的主要问题是,部分案件“带病”进入审判程序,部分证据“带病”出现在法庭上,增加了审判阶段控辩双方对抗的难度。律师应充分使用法律赋予的会见权、调查取证权、阅卷权、知情权等,与公诉机关积极沟通,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可以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刑、免除处罚的角度向公诉机关提出辩护意见,必要时还可以申请公诉机关召开有侦查人员、辩护律师、鉴定人员参加的听证会。此种听证程序不仅大大提高审查起诉的透明性,使利益相关人真正地参与到决定程序当中,进而实现对律师知情权、陈述权、辩护权等权利的保障,也使自己对于案件在庭审中可能出现的争议点心中有数,便于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从审判阶段来看,在以往的刑事诉讼程序中,法院裁决往往依托于卷宗中侦查机关提供的证据,庭审受制于侦查,庭审内容形式化,很难具有实质性的制约意义。以审判为中心,正是要改变庭审形式化的现状,扭转庭审沦为流水作业最后工序的现状,实现庭审实质化,从而检验侦查、审查起诉工作,追求实质公平正义。
(一)在证据应对方面的建议
第一,以庭审所要求的证据标准严格审查证据链。以“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来审查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防止侦查引导审判,形成甄别盲点,造成诉讼失败。同时对于公诉人没有全面举证、断章取义的,要坚决提出异议。
第二、善于利用对方证据。对同一份证据,出于不同的角度和思路,控辩双方往往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解。关键是要把对方证据为我所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尤其是言词证据中,可能同时包含对被告人有利和不利的内容。即使符合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从证据能力方面无从质证,但控方认为对其有利,可以证明被告人有罪或罪重,而辩方恰恰认为对被告人有利,可证明被告人无罪或罪轻。这种情况下,就要从控辩方不同的角度去质证,去佐证己方观点。不能仅因是对方出示的证据,就一味去质疑和否定。
(二)在直接言辞原则应对方面的建议
直接言词原则包括直接原则和言词原则,其基本含义是:法官必须在法庭上直接听取诉讼参与人的陈述,案件事实和证据必须以口头形式向法庭提出,调查须以控辩双方口头辩论、质证的方式进行[5]。面对庭审模式将要实现的这一转变,辩护人同样应当做好应对策略。
在庭审中,对于卷宗证据中用于指控犯罪的关键言词证据,辩护人可以从直接言词的角度予以核查。因为在贯彻直接言词原则的庭审中,案卷材料不能直接成为据以定案的根据,只有经过审判人员直接采证获得的证据才能成为定案依据,这一定程度上就否定了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形成卷宗材料的预决效力[6]。倘若一旦法庭采证结果与卷宗内容有差,可能会使案件结果向不同的方向发展。
(三)在证人出庭应对方面的建议
根据直接言词原则,证人、鉴定人应当以“出庭为原则,不出庭为例外。”笔者认为在两种情况下,证人和鉴定人应当出庭,第一种是被告人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件中,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具有重大影响的证人,以及涉及此类案件的鉴定人应当出庭;第二类是在适用普通程序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中,只要控辩双方对证人证言和鉴定意见存在争议,且证人证言对定罪量刑具有重大意义的情况下,证人或鉴定人就应当出庭。
对于被告人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件,要着重找出那些对定罪量刑具有重大影响的证人证言,提前做好证人出庭准备工作,找好询问角度,做好询问提纲;在适用普通程序且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中,要重视并梳理出存在争议且对定罪量刑具有重大影响的证人证言和鉴定意见,及时核查相关证据情况。需要由证人、鉴定人出庭的,要提前做好询问提纲,通过当庭交叉询问的方式固定证据。
(四)在质证应对方面的建议
第一、根据不同的证据种类采取灵活的质证方式。根据不同的划分标准,证据可分为言词证据、实物证据,直接证据和间接证据等,每种证据各有其自身的规律和特点。如言词证据具有形象、直观、但稳定性差的特点,实物证据具有不易变化、较稳定的特点。只有对证据种类非常熟悉,对每种证据特点了如指掌,质证时才能做到心中有数、有的放矢。如对言词证据,要重点从作证人与被告人、被害人之间的关系、证人的感知力、表达力、了解到案情的途径等方面,质证证据的客观性,对实物证据要重点从来源、收集、固定、保管等方面质疑其合法性、客观性及与被告人的关联性,对间接证据的质证重点是与案件事实的关联性。
第二、质证阶段的答辩要抓住实质,直击要害,言简意赅,切忌舍本逐末,长篇大论,在枝节问题上纠缠不清。对于庭审中质疑的问题可能动摇公诉证据能力的,应观点鲜明,据理力驳,不能含糊其词,要直接指出其谬误或不合逻辑之处,并依据整体证据的综合证明力,阐明公诉机关所出示的证据不仅不具有证据能力,且不能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
第三、质证方式和策略要注意随庭审变化而调整。庭审是一个动态过程,随时会出现预案内容之外的变化。辩护人要仔细分析变化,针对发生变化的原因,随时调整质证方式,增强质证的针对性。
 
结论
以审判为中心是我国诉讼制度改革的重大命题,是一个逐步推进的改革制度,是对现有的侦查、审查起诉、审判和执行关系的重构,也将影响刑事诉讼中公、检、法三机关关系的重新建构。同时,对刑事辩护律师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本文从侦查、审查起诉及审判阶段探讨辩护新思路,希望可以为律师的刑事辩护产生积极作用。
 
参考文献
1. 苗生明:《适应诉讼制度改革构建刑事指控体系》,载《检察日报》2015 年 3 月 4 日第 3 版。 
2. 参见樊崇义:《刑事审前程序改革实证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06 年版,第 29‐30 页。 
3. 参见沈德咏:《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载《中国法学》2015 年第 3 期。 
4. 参见闵春雷:《以审判为中心:内涵解读及实现路径》,载《法律科学》2015 年第 3 期。 
     作者简介:王涛,男,32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硕士研究生,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电话:13995778161,邮箱:3485258@qq.com
 


脚注:[1]闵春雷:《以审判为中心:内涵解读及实现路径》,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5 年第 3 期。
[2]参见陈光中、步洋洋:《审判中心与相关诉讼制度改革初探》,载《政法论坛》2015 年第 2 期。
[3]参见沈德咏:《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载《中国法学》2015 年第 3 期。 
[4]肖波、肖之云:《论以审判为中心的制度下的公诉工作》,载《中国检察官》2015 年第 2 期。 
[5]参见范崇义:《刑事诉讼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2 年版,第 257 页。 
[6]参见张吉喜:《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载《法律科学》2015 年第 3 期。

值班律师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值班律师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