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众城文化 > 众城文摘 > 原创
  栏目导航
原创
浅析青年律师的困境与希望
分类:[原创]  来源:  阅读:次  时间:2016-11-17

浅析青年律师的困境与希望

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邹淇曲 15908247176
根据20163月召开的第九次全国律师代表大会的统计数据,我国执业律师人数已超过29.7万人。截至20156月,四川省共有执业律师14535人,其中专职律师13571人、兼职律师464人、公职律师141人、公司律师7人、法律援助律师352人。执业律师人数占全省总人口的万分之一点六二。四川省执业律师以每年逾千人递增。青年律师已经成为律师行业的中坚力量,其生存和发展受到社会各方的关注。
一、青年律师的发展困境
(一)从青年律师自身角度看发展的困境
1、待遇偏低。具体体现在为:薪金模式下薪资较低,生活难以为继。提成模式下创收少从而导致提成比例小。试用期较长,且试用期工资较少甚至无工资。
当前,律师事务所的分配机制主要是以案件提成为主的分配机制,案件的数量,案件代理费的高低直接影响律师的收入。在提成模式制度下,“二八”公理在我国律师行业内表现的尤为突出:即20%的律师拥市场中80%的业务,而80%的律师却在为仅剩的20%市场份额进行激烈争夺。多数青年律师在起步阶段,面临着购房、购车、结婚、生育等问题,这些形成巨大的经济压力,大多数青年律师都会经历一个法律民工的阶段。
2、无明确的专业分工和培养。除经济发达地区外,我国的律师事务所内部多无专业部门划分,未形成专业化团队化,导致青年律师无专业方向的定位。由于律师事务所对青年律师专业化培养制度的缺乏,使不少律师事务所凝聚力涣散。律师行业作为典型的智力密集型服务业,人力资本是行业、机构发展的关键,人力资本的形成依赖于好的制度去凝聚和组合,成长中的青年律师们在没有好培养制度的律师事务所与法律技能的先天不足情况下,难以选择自己的专业发展方向。
3、缺乏实务经验和导师的指导。由于缺乏实务经验,青年律师即使学了多年法律,法律理论扎实,但也可能在应对实务时束手无策。将枯燥的法学理论转化为实践技能是一个艰难且漫长的过程。很多法律难题在书本上是找不到答案的,即便能找到理论上的答案,亦面临着在实践中无法落实的问题。此时,青年律师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得到前辈的指导和帮助,学习具体的操作技能,学习他们的处理事情的方法,请他们指点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尽快掌握实战本领。但遗憾的是,大部分律所并不是学校;合伙人是老板而非老师。这种“放羊式”的管理模式,使得青年律师成了廉价劳动力,有事即用,无事为摆设。实务经验的缺乏,加之无及时有效的指导,青年律师在成长和发展道路上步履维艰。
4、案源少。律所一般不提供案源,或者虽有案源,多为琐碎、低端、收益小,工作量大的案源。有案源的导师一般是不会将案源让渡给青年律师,青年律师只负责做事,客户永远是导师的。青年律师亦无时间无精力开拓案源。
(二)从资深律师角度看青年律师的发展困境
1、青年律师自我感觉良好,对工资待遇要求高。他们注重提成比例,哪里提成高就往哪里走。虽缺乏办理案件的实务经验,但缺乏实务学习的主动性。一部分青年律师不勤奋,不愿意加班,完成交代工作的不及时。
2、急于求成,功利心强。一些青年律师总想做大案子,眼高手低、不注重案件的质量。容易忽视执业规范和职业道德,缺乏律师执业风险意识。
3、专业基础不扎实。一些法律科班出身的基础理论不牢,非科班出身的青年律师缺乏法律思维,法学功底较差,基础不扎实。
4、不甘于做助理、辅助工作,独立欲望强。一些青年律师在工作中表现出不甘心做助理,独立办理案件的心思明显,稍微有些成绩就不愿在团队中合作。经常变更工作的律师事务所。
二、青年律师困境的原因分析
(一)律师行业准入制度的不完善 
   
我国现行的律师准入制度是基于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取得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合格证书。根据2008814日司法部发布的《国家司法考试实施办法》第15条规定“高等院校法律专业本科毕业或者高等院校非法律专业本科毕业并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即可报名参加司法考试。”根据20071028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规定,只要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并具备法定的条件,就可以成为执业律师。这种律统一师行业准入制度的弊端已越来越显示出来:首先,青年律师的法律理论基础和技能的先天不足。由于律师行业只要通过了律考或司法考试即可,这就直接导致律专业出身的学生一味地追求司法考试的通过率而忽略了法律实际技能的锻炼,而许多未经法学院系统的法律学习熏染的青年在缺少律师应有的从业素质的前提下也进入了律师行业的局面。其次,宽泛的执业准入造成青年律师素质参差不齐。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5条规定的内容,在拥护我国宪法的前提下,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或取得律师资格凭证,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实习一年,并且品行良好便可以申请律师执业证。而实际操作中,品行、无犯罪等证明申请人道德素质方面的材料是由公安机关提交的。不少地区对律师数量扩张的片面认识,导致了对律师行业准入的有关规定把握过于原则,对于申请热执业的律师,对其品行未进行把关就许可其进入了律师队伍,从而导致了青年律师素质参差不齐的现状。
   
(二)律师社会化的尴尬 
  从我国法律传统来看,人们一般讲律师视为国家的法律工作者。而实际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2条规定“本法所称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律师承办业务,必须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这些规定在很大程度上将律师的地位陷入尴尬的境地,律师作为一个整体还没有取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很多人甚至把律师等同于商人。这样,就造成了青年律师对自己角色的困惑,把自己视为一个个体户。 
  (三)青年律师成长环境的限制 
  一般来说,青年律师的发展环境包括其学习环境以及工作环境。对刚毕业的青年律师来说,高校良好的学习环境培养了他们法律职业的基本素养,而社会律师在这一方面明显的先天不足。无论是毕业律师还是社会律师都要正视到律所这个共同的成长环境。
  1、以开拓案件为中心的管理机制的律师事务所极大地限制了青年律师的快速发展。律师是掌握法律专业知识的专门人才、高知识人才、专家型人才。而这种专家型的专门人才的成长与发展必然有一个循序渐进的知识积累与经验丰富的过程,这就要求客观上对其的培养期间较长。而反观我国律师事务所在这方面明显不足。很多律师事务所采用各自为战的管理模式,以律师承办案件的数量与金额为主要衡量标准,过早对青年律师采取自生自灭的放任态度。为了生存,本应处于学习与积累阶段的青年律师被迫进入拉案源、求生存的市场竞争中。这种过快地拔苗助长的行为,只能导致律师队伍的平庸化、低质化。 
  2、传统的师徒模式限制了青年律师的有效发展。我国律师行业传统的师徒模式存在着很大的发展弊端。师徒模式体现为徒弟应该为师父做事,支付报酬的任意性;再加上社会观念中同行是冤家的不良历史传统和惯性思维,资深律师在指导青年律师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将其技能留一手,以防徒弟超过了师父,夺了师父的饭碗。这种状况在律师行业中普遍存在,一定程度上滋生了新老律师潜在的敌对情绪,并大大延缓了青年律师的成长与发展。
三、青年律师的希望
青年律师如何在困境中自我突破,走出一条快速发展的执业之路,成为律师行业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要解决青年律师面临着种种困境,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帮助青年律师较好地成长与发展。
(一)认清职业定位,提高自身修养
律师作为一门法律职业,具有长期性和固定性,通过提供法律服务谋生,这就决定了律师职业必然具有商业性。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又不仅仅是为了谋生,律师身上还寄托了更深远的职业使命和社会责任,即为了委托人的权利而努力。律师的职业特性决定了律师不可能像商人一样以营利、实现利益最大化为终极目标,其存在更深层次的价值在于通过具体的案件向社会树立法律意识和传递法治精神,实现法律的目的,并推动社会更加民主化和法制化,这也是这个职业的神圣性所在。
青年律师首先要对自己的职业有清醒准确的认识,才能提高自身的修养。青年律师不能把自己定位为“赚多少就多少”的律师,而要在判断律师行业发展规律的基础上,以对社会的法律服务参与度来定位自己。对社会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尽可能地参与,甚至免费代理。在执业过程中,凡是能够帮助律师事务所前辈的事务尽量参与。青年律师常为找不到好的伯乐而苦恼。伯乐对千里马的赏识也非一眼即成。青年律师在进入律师行业的前三年,要秉着不怕吃亏、不怕辛苦的精神,展示“一千里”的能力,伯乐自会赏识。青年律师在加强自身修养中,要特别注重知识储备的积累。社会处在不断的发展中,法律的进程也是动态、不断发展完善的,这要求青年律师的知识储备不能停滞在单纯的资格考试的关卡上,应当主动的、动态的学习知识,扩充知识储备,从而养成自觉学习新知识的良好习惯。青年律师应当对当事人讲诚信。诚实信用,这是律师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只有诚信,青年律师才能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更好地生存与发展。
(二)专业化——职业标签
律师行业中的“万金油”是入行的必须,但不是永久的发展目标。青年律师入行后,因为经验的不足与案源的不足等原因,必须接触各类型的案件,借此积累经验、增加收入。但是,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万金油”也就意味着每一项业务都不精通。随着法治社会进度的加快,法律服务市场也必将与其他服务市场一样进行细分、专业化,才能最大化的制造出市场最愿接受的产品。这也就意味着,青年律师入行后应尽快找到适合自我发展的方向,去有的放矢的向专业化的领域迈进,这样才能使自我的发展空间更加广阔。因此,青年律师要在了解行业现状的基础上定好自己的职业方向。从律师事务所的层面来讲,当前的法律服务市场越来越大,法律服务需求越来越高,各种业务都做,就很有可能导致什么业务都做不精、不专,亦不可能提供更深层次的有价值的法律服务。从个体的律师层面来讲,各类业务都涉及,时间长了易产生困惑,好像都懂,但又似懂非懂,实际上是未将某一领域的案件做精或者说是做透,这将成为成为律师发展的一种阻碍。律师作为专业的法律人士,除了对某一方面法律法规了如指掌外,对实务操作、风险控制等都应有预判,否则就会加剧案件承揽后不可预知的风险。
专业化不仅受到法律服务市场大环境和律师事务所专业定位的小环境限制,还受到律师个人能力、爱好限制,青年律师在主动追求专业化的同时,绝不能忽视客观实际盲目追求执业专业化。表面上看,律师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职业,但随着整个行业专业化的发展,律师不应过分追逐个体独立,应学会和其他律师配合。未来的律师不是强调自我独立的律师,而是将自己作为团队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零件,发挥团队优势和自身的功能特性,这样才能摆脱单纯挣机械化的钱。单个律师在专业化时,还应看看是否与团队律师的配合度,最好与其他律师能形成互补,因为团队内部的不配合,单个律师的专业化是难有未来的。从当前的西部法律服务市场来说,相对东部沿海地区,发展规模和专业化程度都远远不够成熟和完善。从西部律师事务所的发展模式来看,专业化基本还停留在理想化状态,极少数律师事务所虽已开展对专业化的追求,但仍处于探索阶段。尽管如此,我们可以看到,一部分资深律师已经开始意识到专业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此,这对于青年律师来说,依然是具有正面的积极意义的。青年律师应该从自己感兴趣的法律专业领域入手,进行重点突破,挖掘和创造属于自己的职业标签。同时,青年律师要善于利用自己的专长突破自己的发展瓶颈。专业突破后,青年律师的核心竞争力就会大大增强。
(三)开拓案源
从根本上说,开拓案源不是青年律师的义务和责任,而是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或合伙人应考虑的范畴。因为青年律师缺乏对案件的分析能力,难以准确地把握客户的心态,未有足够的社会人脉关系,青年律师要在短暂的时间内拥有稳定的客户群是不切合实际的。律师行业是个资历越久越值钱的行业,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是一样,因此,青年律师无需为缺乏案源而感到苦恼。在刚入行的起步阶段,应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明白自己应该做、如何做和借助何种媒介能做的更好。作为青年律师,切勿急躁,一步一个脚印积累经验。首先,不能接触到高端客户,那就从基层客户做起,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情、每一个案件。只要服务质量高,人品好,口碑就自然产生,律师的声誉也就逐渐打响。一旦有了声誉,社会人脉关系也逐渐涌现,从而实现客户选择律师到律师选择客户的转变。其次,青年律师如果短期无法实现专业化,要深知“高度同质化”的竞争可能带来的后果,争取在现有的法律服务市场内有有针对性地选择性地为特定客户群提供差别化、立体化的法律服务,可以先尝试围绕一个较大方向多方面发展,即一专多能,在某一个领域做自己独特的、专业的法律服务。最后,尽可能多参加社会活动,特别是法律咨询、义务法律顾问等,扩大自身的影响,提高社会认知度,有利于发掘客户资源。
 

值班律师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值班律师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